党组书记、局长:张爱民
党组成员、副局长:王吉明
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张育德
党组成员、副局长:魏杰锐
市公证处主任:张学琴
调研员:万国川
司法人员与律师之间应该建构一种什么“新关系”?

发布时间:2018-5-28  阅读次数:452
司法人员与律师之间应该建构一种什么“新关系”?


民主与法制杂志总编 刘桂明


    2014年12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邹碧华法官的英年早逝,不仅震动了整个法院系统,而且震惊了中国法律界。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来自律师界的一片痛惜与一致哀悼,不仅让人开始真正看到了整个法律圈的共同价值观,同时也看到了在邹碧华身后,还留下了一个时代主题:如何建构“法律职业共同体”。


    在我看来,如果说邹碧华同志的去世是对“法律职业共同体”这个时代主题的唤醒,那么孟建柱同志在全国律师工作会议上提出在司法人员与律师之间建立新型关系,则是对“法律职业共同体”进行标准确定与目标设定。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强调:“推进法治专门队伍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提高职业素养和专业水平”,并提出具体要求。虽然没有诸如“法律职业人”“法律职业共同体”等学术表述,但其政策深意正是为了将法官、检察官、律师、法学专家、立法工作者、行政执法工作者以及公证员、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人民调解员等职业群体,作为法律职业人士都纳入法律职业共同体的。


    孟建柱同志在此次全国律师工作会议上,提出在司法人员与律师之间建立一种“平等相待、相互尊重;相互支持、相互监督;正当交往、良性互动”的新型关系。看起来只是24个字,但却是司法人员与律师之间新型关系的高度概括。


    我认为,这种新型关系实际上包括了三个层面:


    一是在职权保障上有先后却无高低之分,体现为一种相互尊重与包容的关系。所谓“平等相待、相互尊重”,首先是指司法人员与律师在法定程序设计上有先后之分,但程序权利保障上却无高低之分。作为法律主体,作为诉讼参与人,在地位上都是平等的,在作用上都是一致的。总之,作为司法人员,无论是法官还是检察官,都要充分尊重律师的权利,要平等看待律师的价值作用。正如孟建柱同志所说,广大司法人员要学习邹碧华,放下“官”架子,把律师真正作为与自己平等的同行,尊重他们正常的发问和质证等程序权利。司法实践也表明,如果不发挥好律师的作用,无视律师的合理意见,错案发生几率就会上升。同样,律师也要充分利用专业知识和了解当事人真实情况的优势,提出符合事实、于法有据的证据和意见。律师要服从司法机关的正常安排,自觉维护司法人员依法履职中的尊严。


    二是在职能分工上有左右却无主次之分,体现为一种相互支持与监督的关系。对于“相互支持、相互监督”这八个字,司法人员与律师的理解应该就是相互之间的职能分工。过去我们强调公检法“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其实,强调“配合”过多,强调“制约”太少。现在,我们应该在司法人员与律师之间更多地强调控辩审相互之间的相互支持与相互监督。所谓“支持”,其实是一种司法理念上的配合与促进,而“监督”则是追求一种相互之间的制约与制衡关系。律师的执业行为受到来自立法机关、司法机关、行政机关、律师行业管理组织及律师事务所及委托人的监督,受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的规范。同时,律师职业具有两重性:一是私人的服务利益,二是公共利益的维系者。律师不仅要对委托人负责,而且要对国家和社会负责。创设律师制度的初衷就是使公民能够通过律师的执业活动来防止和约束公共权力的滥用,实现权力的制衡。


    三是在职业规范上有远近却无内外之分,体现为一种相互交往与交流的关系。从“正当交往、良性互动”这八个字来看,司法人员与律师之间本身就是有关系的,事实上也永远有关系。如果没有关系,那就不成其为“法律职业共同体”。为此,需要“正当交往”,需要有规范的交往、有底线的交往。不仅有正当交往,还需要“良性互动”,也就是友好、理性、职业的互动。简而言之,相互之间要有远近之分,要保持距离,要保持分寸。但是,因为都是法律人,所以应该没有内外之分,都是法律共同体的一员,都是程序正义的一角,都是司法公正的一环。在十八届四中全会的《决定》中,我们看到了这样的表述:“依法规范司法人员与当事人、律师、特殊关系人、中介组织的接触、交往行为。严禁司法人员私下接触当事人及律师、泄露或者为其打探案情、接受吃请或者收受其财物、为律师介绍代理和辩护业务等违法违纪行为,坚决惩治司法掮客行为,防止利益输送。”由此我们看到了“司法掮客”这四个字,也说明了司法人员与律师之间构建理性关系即“新型关系”的重要性与紧迫性。


    作为同受法律教育、同操法律语言、同循法律思维、同在法庭活动的司法人员与律师组成的法律职业共同体,不仅希望建构一种“新关系”,其实更希望将这种“新关系”落实到位、延续下去。


    (原文链接:http://rmfyb.chinacourt.org/paper/html/2016-05/22/content_112171.htm?div=-1)


    来源:人民法院报
站点地图 | 网站标识码: 6203000032

甘公网安备 62030202000113号